十博 > 三农资讯 >

十博如此大规模的生猪养殖场拆除

福建省南平市延平区位于福建中部偏北,地处闽江上游,境内有闽江、建溪、沙溪和富屯溪,72支流纵横交织,延平湖容量大,是福建省第二大库区。当初为解决库区群众搬迁后的生计问题,延平区提出在库区核心乡镇发展生猪养殖业。经过20多年的发展,全区年出栏生猪近百万头,六大养猪重镇更是一个比一个热闹,呈现“全民养猪”现象。

十博 ,但是,生猪养殖业发展给区域内水生态环境带来沉重的负担,也威胁到下游的水生态环境。怎么办?直到有了河长制,这种情况开始有所改观。2017年春节后,延平区开始全面推行河长制,为保护闽江流域水生态环境,开始集中整治畜禽养殖污染。据统计,自2017年2月6日开展“百日攻坚战”以来,延平区共拆除生猪养殖场4469家,拆除面积381.32万平方米,削减生猪216.5万头,很快,辖区30条流域水质明显改善,20条劣Ⅴ类水仅剩下1条。

如此大规模的生猪养殖场拆除,延平区是如何做到的呢?拆除养猪场背后又有什么故事?2017年11月7日,笔者走进延平区炉下镇和太平镇两大“养猪重镇”采访。

十博 1

延平区炉下镇316国道沿线养殖场拆除现场。

同吃同住:千人奋战100天

“我叫郑冲,是炉下镇的纪委书记,我们镇的拆除工作让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市区抽调下来1000多名的工作人员与我们同吃同住,奋战了100天。有的同志匆忙间连换洗的衣服都忘了带,大家吃住不讲究,村里没那么多床,大家就打地铺,一次次进村入户,一遍遍给老百姓做思想工作,苦口婆心,就是为了把养猪场‘端’了,把污染源处理好,还百万南平人民一片青山绿水!”回忆时,郑冲眼眶湿润了。就这样,一场延平区整治养殖污染“百日攻坚战”拉开了序幕。

笔者来到炉下镇镇政府,延平区河长办相关负责人回忆起当初下镇的情景,全区拆除工作从2017年2月开始,除了抽调各级干部到治污一线,南平市、延平区市区两级还安排了1000多名工作人员进驻各乡镇,当时加上乡镇的工作人员,大家吃住都在一起,炉下镇食堂每天准备8桌左右的工作餐,最大的乡镇有15至20桌,还把村里房子整栋租下来打地铺,一共住了3个多月,熬过了多少不眠之夜。

该负责人坚定地说道:“那次是下了决心,不治好,大家不回去!”100天的奋战,让炉下镇的养猪户看到了政府治污的决心,人心不是铁打的,私心没有道理硬,终于有的群众带头把猪给卖了,并发动亲戚朋友拆除养猪场。

十博 2

拆除后的太平镇正坑峡规模养殖场。

倾心倾情:黑夜上门一包一

走进另一个“养猪重镇”太平镇,镇党委副书记陈伟给笔者讲述了一个真实的故事: 南坪溪流域内的曾厝村、杨厝村、西山村、西后村等四个村庄,聚集了300多户生猪养殖户,生猪存栏量占太平镇生猪养殖总量的70%。此前,太平镇一直坚持对该流域进行第三方治理,苦于资金短缺以及生猪存栏量大,治理成效并不明显。因此,刚开始拆猪场时,村民就很不理解,冷嘲热讽:“吃饱了撑着,已经在进行第三方治理了,为什么还要全部拆除?”

“六畜猪为首,有猪不发愁。”当听说猪场要全部拆除,村民们都很激动,情绪一触即发。拆除工作伊始,太平镇便在四个村召开了生猪养殖户座谈会、党员代表会和村民代表会,“整个会议室挤满了人,被围得水泄不通。我们向养殖户解释为什么要拆养猪场,告诉他们生猪养殖已经影响到当地水环境和人居环境,我感觉很多养殖户没听进去。”

“将心比心,仅仅是开会讲道理还不行,还需要上门做思想工作,才能彻底说通养殖户拆除养猪场。”在“百日攻坚”期间,太平镇每天出动100多名工作人员,分10个组到各村挨家挨户进行宣传,首先动员村干部、党员和村民代表、各村养殖大户带头先拆,尤其是曾厝村一家占地1.3万平方米的养殖场拆除后,规模较小的养殖户也纷纷跟进。

“不是每一次上门拜访都有用的,我们经常白天过去找不到人,只能晚上再上门。”陈伟告诉笔者,上门拜访时,如果养殖户同意拆除养殖场,工作人员就现场测量面积,以一亩200元进行补偿,当场签订拆除协议;不愿拆除的养殖户便不搭理工作人员,甚至装作“这家养殖场不是我的”或者“养殖户不在家里”等,最难缠的一户人家,工作人员跑了七八次。
帮联帮推:干部变成促销员

张贴整治公开信、入户宣传、进场测量面积、帮养殖户清栏……延平区河长办群策群力,动员所有工作人员亲身参与到这场“攻坚战”中,水滴石穿,道理越摆越明,越来越多养殖户同意拆除养猪场。

但是,现有生猪如何安置?政府工作人员与村民们进行了一场场激烈的“谈判”。“作为生猪退养工作的参与者,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春节结束后猪价跳水,生猪价格一天一个样,从11元一斤跌到6、7元一斤,而养殖户的成本价每斤6元左右,再跌就要亏本了。如此大的价格差,养殖户慌了,对整治工作非常不利。”太平镇党委委员、人武部长郑维君说道。

这时,南平市政府联系了浙江、江苏、上海等地的大型肉联企业、加工企业及大型超市等,动员他们到延平区收购生猪,最后以每斤7元保护价收购,防止了中介趁机压价,最大限度地降低了生猪养殖户的损失。

“我们不是一拆了之,生猪最后都有了去处,养殖户看到了我们的诚意。”郑维君回忆道,“刚开始走村入户劝说时,老百姓常骂人,看到我们就像看到仇人一样。生猪被妥善安置后,后面的拆除工作就逐渐顺利起来了。”

十博 3

整治后的炉下镇瓦口洋。

转产转业:生态致富路更宽

延平区大规模地拆除生猪养殖场,相当于断了当地农民增收来源之一,数以千计的养殖户放弃了20多年熟门熟路的谋生方式,他们又将如何转产转业?

笔者在太平镇曾厝村村口看到,一栋空荡荡的四层楼还存留着刚刚拆除的养猪场的痕迹。这里曾是村民曾禹尧的养猪基地,他是村里生猪养殖七大户之一,2017年2月,身为老大的他动员3个堂兄弟主动卖了1000多头猪,把养殖场拆了曾禹尧说,堂兄弟们曾问他,猪卖了之后还能做什么?他开始动员几兄弟建大棚种植食用菌。

“以前的种植技术和现在大不相同,我们决定种植食用菌后,就开始到外地参观学习,我还上了延平区的农业实用技术培训班,请了专业技术顾问到家,今年9月份试种了100万筒香菇,再过一段时间香菇就可以入市了。”曾禹尧眉开眼笑地说。

据了解,为了助推退养户转产转业,延平区组织了农业局、科技局、妇联等部门工作人员到各乡镇帮扶,并针对退养户开展食用菌技术、休闲观光旅游业、家政服务等技术培训,延平区政府还出台具体举措帮退养户转岗就业。延平区河长办相关负责人介绍道:“从2月6日到5月30日,我们以200元/平方米的标准挨家挨户测量予以补偿,另外转产转业退养户搭建大棚的费用,由省里补偿总金额的25%,延平区再增补25%。”

“我年纪轻,不怕去闯一闯,可以试着再创一个新事业。”今年32岁的退养户骆爱华种起了百香果,她告诉笔者:“以前山上养殖场用河水洗猪,流下来都是混着生猪粪便的黑臭水,我们山下村民常常无水可用。自从养殖场拆除后,即使在枯水期都能引到清水,我的百香果也好种了。大家皆大欢喜。”

拆了猪场,养殖户的天并没有塌,百姓获得了新生计!千人奋战100天,延平区养猪重镇成功拆除养猪场,打了一场漂亮的战役,这一实干精神不仅得到百姓们的赞许,还为延平区全面推行河长制工作打下坚实的基础。如今的延平涓涓细流,碧水青山,美不胜收。

十博 4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