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博 > 农产电商 >

十博在银川沿黄两岸和贺兰山东麓的洪积扇地区,字一撇的臂弯里

“七十二连湖”环抱中的诗意银川 “湿地”,亦“诗地”

十博 1

银川:呵护湿地资源 打造塞上湖城 中国林业网 来源: 打印本页 湿地办....1月18日,雪后初霁银川东郊的鸣翠湖国家湿地公园,宛如一幅水墨画:黄色的芦苇丛,高大的黄河水车,偶然有一两只灰喜鹊从树丛里凌空飞起,千亩湖面冻结为冰,几条长长的印痕在冰面上格外醒目....我们一步一滑地走上小桥,积雪被踩得“嘎吱嘎吱”直响,桥下居然还有一片活水,数不清的小鱼自由地游动着,在这大西北的冬天,这些小鱼的出现,格外让人惊喜....“天太冷了,这些鱼在冰下氧气不足,都集中到湖面上你看湖面上那些长长的雪道子,也是我们的职工特意用铲子推出来的,就是想让更多的阳光照到水下,要不这些鱼就会冻死!”银川鸣翠湖生态旅游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朱建仁指着湖面说.....小小的细节让银川人对湿地资源的珍爱显露无遗,也正是缘于银川对湿地资源的精心呵护,2006年9月25日,包括鸣翠湖和阅海两个园区的银川国家湿地公园经国家林业局批准正式挂牌成立这是继杭州西溪湿地公园和江苏溱湖湿地公园之后,国家林业局批准的第三个国家级湿地公园,也是黄河流域乃至西北和中西部地区第一个国家级湿地公园....“弥足珍贵”,这四个字在采访中多次被不同部门的银川人强调着,确实,在大西北干旱半干旱地区,有这样一方莹润的湖面,有这样一片保护完整的湿地,的确难能可贵....曾有七十二连湖:塞上江南风景异....从银川市区出发一直向东,不到10公里处,就到了兴庆区掌政镇,鸣翠湖就坐落在这里....百鸟鸣翠、迷宫寻鹭、芦花追日、青纱漏月、车水排云、碧水浮莲、千步廊桥、绿帐问茶、白沙落雁、东堤夕照……这些听上去很“江南”的景致,就“藏”在鸣翠湖....没去过宁夏的人,可能会以为在这西北地区,只有“大漠孤烟”;而去过宁夏的人,你会为这里如江南美景般的众多湖泊湿地所感叹:“塞上江南风景异”!........说起银川的湿地资源,银川市湿地保护办公室主任孙胜民如数家珍“银川的湿地古已有之,有其形成和存在的必然性黄河千百年来在银川这里不停‘摇摆’、改道,形成了许多滩涂;历史上兴修水利工程,以及受地质构造运动的影响等,形成了许许多多的低洼地加上山洪倾泻,地下水位抬高,形成了许多湖泊,黄河水灌溉了银川的土地,退水后形成了星星点点的湖泊所以,过去的银川自然风光旖旎,有‘七十二连湖’美誉银川得名,有一种说法就是这里湖多,银亮亮的一片”....孙胜民告诉我,所谓“天下黄河富宁夏”,黄河滋养着银川,也是银川湿地的来源“从空中看,宁夏三面环沙,东边是毛乌素沙漠,西边是腾格里沙漠,北边是巴丹吉林沙漠但就在沙漠中间,有一片绿洲,就是银川,受黄河的滋养,这里自唐代起就被誉为‘塞上江南、鱼米之乡’”....在西北,“七十二连湖”堪称得天独厚,老银川人几乎都记得“七十二连湖”的旖旎风光:“湖泊棋布,波光荡漾;沟渠纵横,阡陌交错;稻香四溢,鱼跃鸟鸣,秀美的湖光景色融于粗犷的北国风光,不是江南,胜似江南”....直到今天,你也仍然能感受到在西北这片土地上,人们对水的钟爱街上的公交车上,起点站和终点站分别叫“在水一方”、“五里水乡”,有些街道叫湖滨街、临湖小区,银川市地图上,星星点点的蓝色点缀着整个市区....银川市房管局局长白建平是土生土长的银川人,他指着办公室墙上的“银川市真彩影像图”说:“我小的时候,现在咱们所在的办公楼都是湖,那时城小,城外也都是湖听老人们讲,到现在的北塔都得划船”.......高起点规划:艰苦修复与灵动设计....上个世纪五十年代以来,由于大规模开垦农田和围湖养殖,以及城市开发建设,使得银川湿地急剧减少,部分湖泊逐渐退化,到2000年,银川的湿地面积萎缩至4万公顷左右湿地面积的萎缩和湿地生态的退化,不仅使湿地生态功能得不到充分发挥,而且在一定程度上制约着当地经济的发展和人民生活质量的提高....银川的湿地保护始于“西部大开发”,银川人把生态保护和建设作为西部大开发的切入点,从那时开始,银川市的湿地恢复保护的步伐就没有停止过....鸣翠湖原名道祖湖,到了湖边,当地的老百姓都会给你讲起“一棵树的故事”:这个湖原来面积不小,但由于围湖造田、改湖修塘等,湖面萎缩,植被破坏,偌大的荒滩上只剩下了一棵有50多年历史的老柳树2000年,银川市生态建设办公室启动湿地保护工程,在征求多方意见后,将道祖湖改为鸣翠湖,取意于“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2001年4月,银川市国有控股公司受命建设鸣翠湖,他们请来国内知名专家设计,多次考察论证,给了鸣翠湖第二次青春“我记得很清楚,2002年,我们来的时候正是春天,飞沙走石的,在荒滩上走半小时,黑皮鞋就变成了白皮鞋!都是土!”银川鸣翠湖生态旅游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朱建仁回忆道..“当时就只有一棵树,我们全体干部职工一起植树,冬天挖湖,一直干到腊月里!”说起植树,朱建仁感慨万千,“西北生态本来就很脆弱,这里又是盐碱滩,在这里种一棵树,比在别处种10棵树还难!这里是盐碱地,要种树,坑要挖大挖深,还得换土,底下铺一层砂土,透水性得好,最后再用黄土”年过半百的朱建仁回忆着,“这里的每棵树,我都认识我们一棵棵种,成活也不容易,盐碱地蒸发,很容易把根系烧死一看到有的树生长得不好,我们就想方设法救活它!有时死了一棵树,心里特别不是滋味!”...鸣翠湖的建设者们对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感情深厚,他们“头顶烈日,脚踏荒滩”,用自己的劳动改变着这里的模样夏天没有遮阳的地方,就在荒滩上搭个凉棚;冬天挖湖,冰天雪地里一直干到过年的前几天鸣翠湖湿地保护管理站的孙建华笑着说:“夏天你没来看呢,每个人脸都黑黑的女员工干活都围着围巾,但没用,我们这里海拔高,阳光厉害,只好到冬天再去美容去!”...2001年,杭州潘天寿环境艺术研究院院长朱仁民第一次见到鸣翠湖,惊叹于高原上如碎镜般宁静的碧湖,他写下了这第一眼的心动:“我夹着地形图,一遍遍用我的大头皮鞋拨扬弃干涸的黄土大西北的平原上何来这片片碎镜般的湖泊?不论是来自天上或是地底,哺育生命的水源何以如此浩荡地止蕴在这块场地!无疑春夏这里将会变得塞上江南般的美妙;水体会把场地划成迷宫般的绿色”...此后5年间,朱仁民18次往返于杭州和银川,开始一点一滴的完善和创新,他把自己的思想和灵感投入到鸣翠湖万亩碧波中,“既不惊动生态,又要游览生态”,他利用芦苇、湖汊组成的深幻莫测的芦苇荡,设计为天然的“芦苇迷宫”,四周还设计策划了五个水鸟图案,与迷宫结成一体在导游的带领下,游人驾游船迷宫寻鹭,趣味无穷....生态修复给鸣翠湖重新带来了生机,孙建华说:“我们这片湿地生态好,主要集中在三个方面:水,草,鸟这三者是我们的保护的对象,通过对水系的规划,把整个湖水连通起来,水变活了!通过种植荷花、红柳、紫穗槐等植物,美化了景观,恢复了生态生态恢复后,生物多样性得到了保护,鸟更多了,我们这里有97种20多万只鸟类,其中国家一级保护动物有5种”...朱建仁高兴地告诉我,“鸣翠湖开发前,鸟怕人,你在岸边只能听到鸟鸣,见不到鸟影这些年,随着人与自然的和谐共处,鸟的种类和数量都在增加,每年到4月,这里的鸟遮天蔽日,鸟也不再怕人了鸣翠湖长大了,从当初的1000亩湖面增扩至4000多亩!”...开发与保护:齐心协力保护“地球之肾”...采访中我们发现,在湿地保护的许多方面,银川都“先行一步”,积极探索着湿地保护的新机制新举措由于湿地保护涉及林业、环保、农牧、水务等众多部门,如何形成合力?如何整合资源、真正做到协调管理?银川的创新让人眼前一亮:...——2002年,银川市湿地保护办公室成立,办公室直接隶属于市政府湿地保护办公室负责对银川市辖区湿地保护进行组织、协调,逐步建立部门协调、分工合作机制,并组织审查和实施湿地保护的重点项目...——2002年2月,《银川市湖泊湿地保护办法》正式施行,该办法对银川湖泊湿地保护管理体系、湿地保护范围、合理利用湿地、防止污染和破坏湿地等作了规定,成为国内较早的保护湿地的地方政府行政规章,为保护和合理利用湿地提供了法规依据...——为了摸清湿地资源家底,银川市专门委托有关专业技术部门及专家对全市湿地的面积、分布及动植物资源进行全面调查,基本摸清了当地的湿地资源状况为保护湿地与鸟类资源提供了科学依据在此基础上,银川市编制了《银川市湿地生态保护建设工程可行性研究报告》,对全市湿地保护和合理利用作了初步规划...——2005年,银川市在编制《银川市“十一五”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时,第一次将湿地保护与合理利用作为专项规划《银川市湿地保护与合理利用规划》提出“城内湖泊湿地区、城边湖泊湿地区、城市外围湿地区”的规划分区,明确对远郊湖泊湿地实行自然保护,着重对城市市区内和城市周边的湖泊湿地进行恢复与保护;将湿地生态保护与历史文化相结合,与改善城市环境和提高人民群众生活质量相联系,在保护的基础上做好湿地的合理利用....在银川,一种各部门互动、全社会参与的湿地保护的生动局面正在形成...银川市发改委总经济师马七一说:“这几年我们能明显感觉生态恢复后小气候的改善这些年银川市在恢复生态方面做了不少工作,.党的十七大报告提出要建设生态文明,并提出让生态文明观念在全社会牢固树立银川市正全力向着这个方向迈进!”他说,1999年,“银川原郊区生态环境建设综合整治项目”开始实施,第一项就是生态水保项目,仅在鸣翠湖计划投资就达854万元,这些年投入到生态环保的专项资金达到了2640万元,此后,不少国有控股公司也加入到湿地的开发保护中,投资更多!“这十多年,一直没有断过!”...银川为什么如此重视湿地保护?银川人的回答是:“经济欠发达地区,更要加快全面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在银川,各级干部都有同一个梦想——把银川建设成“塞上湖城”早在2002年6月,宁夏回族自治区党委书记陈建国就提出,“把这些湖泊湿地保护好、建设好,发挥出了优势,银川市的城市特色就有了,经过不懈努力,就一定会把银川市建设成为特色鲜明、全国知名的‘塞上湖城’”时任市委书记王正伟、市长郝林海结合银川实际,提出“生态立市”、“打造塞上湖城”的决策和目标从2001年起,“生态立市”成为银川城市建设的重要方略之一,银川市委、市政府每年的《政府工作报告》里都会提出着力打造“塞上湖城”的目标,几届班子跑接力,一届接着一届干!经过持续不断的努力,如今的“塞上湖城”在大西北熠熠发光....对此,宁夏林业局森林资源保护处副处长白庆生感触颇深:“宁夏的湿地资源弥足珍贵!自治区领导非常重视湿地保护,2004年,宁夏专门成立了湿地保护领导小组,自治区主管副主席担任组长,办公室设在我们处宁夏湿地对保护生物多样性作用很大,这里是迁徙鸟类南飞的中线,这些年在湿地恢复保护工程上花了相当大的力气!按照积极保护、科学恢复、合理利用、持续发展的方针,我们制定了保护规划,完善了管理体制,坚决落实保护责任,把一些不符合湿地保护规划的投资据之门外,让湿地维持到比较原始的状态,给后人留下了进一步发展的空间”...正是因为高起点规划,银川的湖泊湿地灵动了起来!银川市的老百姓都爱说这样一句话:“我们的湖泊湿地就像一颗颗珍珠,我们要把它们串成项链,挂在银川市的脖子上!”掌政村一位村民乐呵呵对记者说:“你夏天来看,我们的鸣翠湖好着呢,到处都是绿的,只有荷花是红的鱼特别多,村里不少人都在鸣翠湖生态旅游开发有限公司里干活,成了领工资的人了!”....不仅仅是鸣翠湖,银川还有“五湖四海”——所谓“五湖”,指的是龙眼湖、宝湖、七十二连湖、西湖、北塔湖,所谓“四海”,说的是东清海、西明海、南星海、北阅海,这些湖泊圆了银川人的湖海之梦,也得到了保护和利用几年来,银川的湖泊湿地面积扩大了1500多公顷,全市湿地恢复与保护投资3亿元以上2006年9月,在第四届中国威海国际人居节上,国家建设部表彰中国人居环境奖及中国人居环境范例奖,“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市湖泊湿地恢复与保护项目”获得“2006年中国人居环境范例奖”,这让每个银川人为自己的湿地保护而自豪....银川市房管局局长白建平曾对当地湿地资源做过深入调研,他撰写的《关于生态环境建设和资源保护利用与银川市可持续发展问题研究》,获得了银川市科技进步一等奖他说:“湿地是城市重要的城市生态资源,通过保护,这几年‘塞上湖城’的风貌得到了比较好地展现2008年,我们的湖泊湿地保护项目打算申报联合国的‘迪拜奖’银川的最终目标是赢得中国人居环境奖,这也是对我们各项工作的检验把‘塞上湖城’的品牌打响打亮,我们非常有信心!”...“贺兰山下果园成,塞北江南旧有名”唐代的诗句今天依然被银川人吟诵在西北的大漠荒原,一个“城在园中、园在城中,城在湖中、湖在城中,城在林中、林在城中”的“塞上湖城”正等待着更多人去打开她那秀美的画卷

黄河从青藏高原一路穿山越峡,进入宁夏后一改澎湃奔流之势,缓行北进,在中华大地上写出一个大大的“几”字,银川平原就藏在“几”字一撇的臂弯里。

贺兰晴雪城市景观资料照片

大河流润,沃野千里。黄河母亲慷慨地将一颗颗珍珠玛瑙般的湖泊点缀在银川翠绿的衣裙上,贺兰山用躯体为她遮风挡沙,阻挡了腾格里沙漠与乌兰布和沙漠的侵袭。黄河的润泽,加之贺兰山各山谷洪水、泉溪的作用,在银川沿黄两岸和贺兰山东麓的洪积扇地区,留下了众多的湖沼湿地。

十博 ,“贺兰山下果园成,塞北江南旧有名。”今年3月,宁夏回族自治区党委书记、人大常委会主任石泰峰在全国两会宁夏代表团媒体开放日上说,“这是唐朝诗人韦蟾的诗,一个‘旧’字,表明千百年来,宁夏作为塞上江南,一直是丝绸之路上的璀璨明珠。”

10月25日,在迪拜举行的国际湿地公约第十三届缔约方大会上,银川市获得全球首批“国际湿地城市”荣誉称号。

《宁夏府志》载:“唐渠东畔,多潴水为湖,俗以其相连属,曰‘连湖’,亦曰‘莲湖’。在邵刚、李俊二堡间者最大,回环数十里,不生葭菼,而水深多鱼。澄泓一碧,山光倒影,远树层匝。时有轻舠出没烟波中,过者淼然动江乡之思。”

“澄波渺渺平湖里,一曲渔歌隔烟水”。自古以来就在“七十二连湖”环抱中的银川,坚持“绿色、高端、和谐、宜居”的城市发展理念,守护“塞北江南”一泓碧水,造就了“半城湖光一城景”的新时代盛景。

湿地,亦诗地。朱元璋十六子朱栴就在这里留下了大量抒写湖城景致的诗文。其中《月湖夕照》写道:“万顷清波映夕阳,晚风时骤漾晴光。暝烟低接渔村近,远水高连碧汉长。两两忘机鸥戏浴,双双照水鹭游翔。北来南客添乡思,仿佛江南水国乡。”

“国际湿地城市”由联合国国际湿地公约组织评估认证,代表了一个城市的生态成就,是目前国际上在城市湿地生态保护方面的重要荣誉。

蒲苇吐翠、水鸟飞鸣、荷花斗艳……从春到冬,当荒原的野性夹杂着湿地的气息扑面而来时,阅海、鸣翠湖、北塔湖等美景已映入眼帘。绵延不断的黄河水在这里汇聚,历经岁月变迁,“七十二连湖”卷“水”重来。

“湿地”,亦“诗地”

面对如此胜景,宁夏回族自治区党委副书记、自治区主席咸辉在银川市调研时说,要深刻把握山水林田湖草是生命共同体的系统思想,正确处理高水平保护和高质量发展的关系,像保护眼睛一样保护生态环境,像对待生命一样对待生态环境。

黄河从青藏高原一路穿山越峡,进入宁夏后一改澎湃奔流之势,缓行北进,在中华大地上写出一个大大的“几”字,银川平原就藏在“几”字一撇的臂弯里。

在中国西北乃至整个北方,拥有如此大面积河湖水系的城市十分少见。去年7月,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夏季高峰会在银川举行,不少第一次来到银川的企业家大呼:湖城银川颠覆对西北的印象。

大河流润,沃野千里。黄河母亲慷慨地将一颗颗珍珠玛瑙般的湖泊点缀在银川翠绿的衣裙上,贺兰山用躯体为她遮风挡沙,阻挡了腾格里沙漠与乌兰布和沙漠的侵袭。黄河的润泽,加之贺兰山各山谷洪水、泉溪的作用,在银川沿黄两岸和贺兰山东麓的洪积扇地区,留下了众多的湖沼湿地。

溪城华府、陶然水岸、宝湖湾、阅海万家、艾依水郡……这个城市的楼盘名称大多都跟“水”有关系。在银川,无论住在哪里,信步走上一段,就能见到绿树环绕的开阔水面。

“贺兰山下果园成,塞北江南旧有名。”今年3月,宁夏回族自治区党委书记、人大常委会主任石泰峰在全国两会宁夏代表团媒体开放日上说,“这是唐朝诗人韦蟾的诗,一个‘旧’字,表明千百年来,宁夏作为塞上江南,一直是丝绸之路上的璀璨明珠。”

宁夏回族自治区党委副书记、银川市委书记姜志刚说,银川湿地保护的显著成绩,是中国改革开放40年来生态环境不断改善的一个重要历史见证,也是中国履行缔约国责任、保护地球生态环境的一个缩影。

《宁夏府志》载:“唐渠东畔,多潴水为湖,俗以其相连属,曰‘连湖’,亦曰‘莲湖’。在邵刚、李俊二堡间者最大,回环数十里,不生葭菼,而水深多鱼。澄泓一碧,山光倒影,远树层匝。时有轻舠出没烟波中,过者淼然动江乡之思。”

“每次上下班,从住地沿着亲水大街开车至金凤区阅海湾的项目部,碧水、花香、蓝天、清风,真是无比惬意。”因工作需要,今年36岁的一线房企员工王邦柱从兰州调至银川,他说,自然形成的生态环境,是其他北方城市无法复制的优势。

湿地,亦诗地。朱元璋十六子朱栴就在这里留下了大量抒写湖城景致的诗文。其中《月湖夕照》写道:“万顷清波映夕阳,晚风时骤漾晴光。暝烟低接渔村近,远水高连碧汉长。两两忘机鸥戏浴,双双照水鹭游翔。北来南客添乡思,仿佛江南水国乡。”

城在湖中城愈秀

蒲苇吐翠、水鸟飞鸣、荷花斗艳……从春到冬,当荒原的野性夹杂着湿地的气息扑面而来时,阅海、鸣翠湖、北塔湖等美景已映入眼帘。绵延不断的黄河水在这里汇聚,历经岁月变迁,“七十二连湖”卷“水”重来。

新中国成立初期,银川仍是湖群密布。20世纪五六十年代以来,随着人口增加、城市扩展,大面积围湖造田、填湖盖楼,湖泊群日渐萎缩。

面对如此胜景,宁夏回族自治区党委副书记、自治区主席咸辉在银川市调研时说,要深刻把握山水林田湖草是生命共同体的系统思想,正确处理高水平保护和高质量发展的关系,像保护眼睛一样保护生态环境,像对待生命一样对待生态环境。

到本世纪初,银川的湖泊湿地由原来的6.7万公顷锐减到1.2万公顷。城内外1000亩左右的天然湖泊只剩下10来个,而且彼此相隔甚远,水源枯竭,灌排不畅,生态退化。

在中国西北乃至整个北方,拥有如此大面积河湖水系的城市十分少见。去年7月,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夏季高峰会在银川举行,不少第一次来到银川的企业家大呼:湖城银川颠覆对西北的印象。

银川平原上千年的传统灌排体系遭到破坏后,滨湖农田盐碱化越来越严重,出现“冬春一片白茫茫,夏秋到处水汪汪”的景象。

溪城华府、陶然水岸、宝湖湾、阅海万家、艾依水郡……这个城市的楼盘名称大多都跟“水”有关系。在银川,无论住在哪里,信步走上一段,就能见到绿树环绕的开阔水面。

新世纪以来,银川市坚持走绿色发展和可持续发展之路,大力实施生态立市战略,始终保持湿地只增不减、只扩不缩的定力,扩湖拓面、退田还湿、连通水系,强化湿地保护和恢复,湿地面积达到5.3万公顷,拥有6处国家湿地公园、自然湖泊近200个,市区湿地率达到10.65%,湿地保护率达到78.5%,成为中国西部以及东亚-澳大利西亚鸟类重要的迁徙路线和栖息繁殖地。据统计,银川鸟类品种已经从2012年第二次鸟类普查时的169种,增加到目前的239种,其中不乏大鸨、小鸨、中华秋沙鸭、黑鹳、白尾海雕等国家一级保护鸟类。仅银川阅海、鸣翠湖、宝湖等湿地鸟类种群数量就比2009年增加了35%。

宁夏回族自治区党委副书记、银川市委书记姜志刚说,银川湿地保护的显著成绩,是中国改革开放40年来生态环境不断改善的一个重要历史见证,也是中国履行缔约国责任、保护地球生态环境的一个缩影。

从银川河东国际机场进市区的游客,都会经过一段湖光戏柳、草树烟绵、百鸟翔集之地,这是银川城东最大的一片湿地,占地面积1万亩的鸣翠湖国家湿地公园。“近年来,我们始终坚持‘保护优先、适度开发、以人为本、因地制宜’的原则,鸣翠湖已成为集生态、休闲、娱乐、健身、拓展培训等多功能于一体的银川‘后花园’。”鸣翠湖国家湿地公园副总经理赵学萍说。

“每次上下班,从住地沿着亲水大街开车至金凤区阅海湾的项目部,碧水、花香、蓝天、清风,真是无比惬意。”因工作需要,今年36岁的一线房企员工王邦柱从兰州调至银川,他说,自然形成的生态环境,是其他北方城市无法复制的优势。

“随着生态环境逐年得到改善,城市品位也随之提升。在银川,以湿地资源利用为特征的绿色生态旅游正逐步兴起。”银川市湿地办相关负责人介绍,依托黄河湿地,近年来银川市大力发展特色生态旅游,年旅游收入已突破亿元。

城在湖中城愈秀

此外,阅海湖、大小西湖、宝湖、海子湖、北塔湖、鹤泉湖等湖泊,加之流淌千百年的唐徕渠、汉延渠等古灌溉渠系,使“城在湖中,湖在城中”的“塞上湖城”景象得以再现。

新中国成立初期,银川仍是湖群密布。20世纪五六十年代以来,随着人口增加、城市扩展,大面积围湖造田、填湖盖楼,湖泊群日渐萎缩。

远望水鹭双飞起,近看风荷一向翻。坐拥“七十二连湖”,银川人的幸福感,都集于苇浪水波间。

到本世纪初,银川的湖泊湿地由原来的6.7万公顷锐减到1.2万公顷。城内外1000亩左右的天然湖泊只剩下10来个,而且彼此相隔甚远,水源枯竭,灌排不畅,生态退化。

城在绿中城更美

银川平原上千年的传统灌排体系遭到破坏后,滨湖农田盐碱化越来越严重,出现“冬春一片白茫茫,夏秋到处水汪汪”的景象。

百万年前的地质巨变造就了泱泱巨川,形成了“塞北江南”的壮美轮廓;千百年前的天堑分流、引渠灌溉,造就了“塞北江南”的水色文脉;十多年的退耕还湖、生态修复,再现了“七十二连湖”的湖光胜景。今天,银川正在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指引下,进一步精雕细琢,规划建绿,见缝插绿,让“塞上湖城”更加秀美。

新世纪以来,银川市坚持走绿色发展和可持续发展之路,大力实施生态立市战略,始终保持湿地只增不减、只扩不缩的定力,扩湖拓面、退田还湿、连通水系,强化湿地保护和恢复,湿地面积达到5.3万公顷,拥有6处国家湿地公园、自然湖泊近200个,市区湿地率达到10.65%,湿地保护率达到78.5%,成为中国西部以及东亚-澳大利西亚鸟类重要的迁徙路线和栖息繁殖地。据统计,银川鸟类品种已经从2012年第二次鸟类普查时的169种,增加到目前的239种,其中不乏大鸨、小鸨、中华秋沙鸭、黑鹳、白尾海雕等国家一级保护鸟类。仅银川阅海、鸣翠湖、宝湖等湿地鸟类种群数量就比2009年增加了35%。

截至2017年年底,银川市已建成公园113个,建成区绿地面积7327.92公顷,绿化覆盖率、绿地率和人均公园绿地面积分别达到42.07%、42.04%和16.83平方米。

从银川河东国际机场进市区的游客,都会经过一段湖光戏柳、草树烟绵、百鸟翔集之地,这是银川城东最大的一片湿地,占地面积1万亩的鸣翠湖国家湿地公园。“近年来,我们始终坚持‘保护优先、适度开发、以人为本、因地制宜’的原则,鸣翠湖已成为集生态、休闲、娱乐、健身、拓展培训等多功能于一体的银川‘后花园’。”鸣翠湖国家湿地公园副总经理赵学萍说。

自2014年起,银川新建面积在2000至10000平方米的小微公园42个,这些“袖珍公园”以乔木为背景林,沿路两侧栽种花灌木和地被植物,搭配不同风格的休闲坐凳与设施,成为一个个“室外会客厅”。今年在建的10个小微公园,也已于8月底前投入使用。

“随着生态环境逐年得到改善,城市品位也随之提升。在银川,以湿地资源利用为特征的绿色生态旅游正逐步兴起。”银川市湿地办相关负责人介绍,依托黄河湿地,近年来银川市大力发展特色生态旅游,年旅游收入已突破亿元。

褪去“黄肥绿瘦”的旧衣裳,越来越多的湿地公园、小微公园让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幸福感节节攀升。“散步嬉水赏绿植,围湖健身看夜景。”华雁湖畔小区居民何卫平以水为墨、以地作纸,吐露银川市民心中的惬意。

此外,阅海湖、大小西湖、宝湖、海子湖、北塔湖、鹤泉湖等湖泊,加之流淌千百年的唐徕渠、汉延渠等古灌溉渠系,使“城在湖中,湖在城中”的“塞上湖城”景象得以再现。

未来3年,银川市将实施“一河两路三带四大类型”生态建设工程,城乡造林绿化共计30万亩。突出生态廊道建设,保护“母亲河”,守护“父亲山”,理稳“湖城水”,构建生态环境的空间布局。头顶“国际湿地城市”桂冠的银川,正在环球同此凉热的时代,缔造生态文明建设的银川样本。

远望水鹭双飞起,近看风荷一向翻。坐拥“七十二连湖”,银川人的幸福感,都集于苇浪水波间。

城在绿中城更美

百万年前的地质巨变造就了泱泱巨川,形成了“塞北江南”的壮美轮廓;千百年前的天堑分流、引渠灌溉,造就了“塞北江南”的水色文脉;十多年的退耕还湖、生态修复,再现了“七十二连湖”的湖光胜景。今天,银川正在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指引下,进一步精雕细琢,规划建绿,见缝插绿,让“塞上湖城”更加秀美。

截至2017年年底,银川市已建成公园113个,建成区绿地面积7327.92公顷,绿化覆盖率、绿地率和人均公园绿地面积分别达到42.07%、42.04%和16.83平方米。

自2014年起,银川新建面积在2000至10000平方米的小微公园42个,这些“袖珍公园”以乔木为背景林,沿路两侧栽种花灌木和地被植物,搭配不同风格的休闲坐凳与设施,成为一个个“室外会客厅”。今年在建的10个小微公园,也已于8月底前投入使用。

褪去“黄肥绿瘦”的旧衣裳,越来越多的湿地公园、小微公园让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幸福感节节攀升。“散步嬉水赏绿植,围湖健身看夜景。”华雁湖畔小区居民何卫平以水为墨、以地作纸,吐露银川市民心中的惬意。

未来3年,银川市将实施“一河两路三带四大类型”生态建设工程,城乡造林绿化共计30万亩。突出生态廊道建设,保护“母亲河”,守护“父亲山”,理稳“湖城水”,构建生态环境的空间布局。头顶“国际湿地城市”桂冠的银川,正在环球同此凉热的时代,缔造生态文明建设的银川样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