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博 > 每日农经 >

又不会威胁到金枪鱼资源的捕鱼方法,粮农组织说

黑鲔(黑色金枪鱼)可能算得上是在大海里生活的鱼类中最美的一种了,它们总是让人联想到在海里行驶的战舰:最长可达3米,最重可达700公斤;灰色的胴体,黄色的小背鳍,侧腹有如战舰腹部坚硬的钢板,全身体闪烁着金属般的光泽,尤其是中间一道蓝色的线条,就像一道犀利的闪电。别看身体庞大,它们游泳的速度却中极快,能以时速40公里,并能在1000米以下的深水中潜游。另外,与其它鱼类不同的是,黑鲔还具有保持血液温暖的身体结构,既可以在北极寒冷地带,也可以在热带地区各种各样的海洋中生活。对于人类而言,黑鲔最大优点就在于腹部的几层脂肪,那是制作最高级寿司的上佳原料。也正因如此,它才会日渐趋向灭绝。 黑鲔数量的急剧减少,象征着世界渔业面临的所有问题。由于高科技的介入,捕鱼能力得到极大提高,跨国企业遍布世界,组成复杂的网络,使得渔业管理和法规等形同虚设。所有这些,都是由于利益的驱使。而且,消费者本身却并不关心购买的金枪鱼到底来自何方。 争夺蛋白资源 现在的海洋已经不是以前的海洋了。水产资源已经减少到何种程度,专家的意见很不统一,但是世界各地众多渔船对于日益减少的鱼类资源的激烈争夺,则是不争的事实。 曾经是鱼类资源丰富的北半球许多海域,现在已经被捕鱼船队变成了贫瘠的海洋。而且,这些捕鱼船队已经开始向南部进军。例如,在非洲西海岸的大陆架,外国商业渔船在此大肆捕鱼,并且毫无顾忌。它们疯狂地掠夺塞内加尔、几内亚、加纳和安哥拉等国沿岸珍贵的蛋白资源。在亚洲也一样,泰国和印度尼西亚的海域中,捕鱼船日益增多,鱼类资源已经接近最底线。美国慈善集团的乔西亚·S·来卡特说:“目前,在有关海洋的问题中,最深刻的就是渔业问题。” 自古以来,渔业都被称为是“贪婪的买卖”。这种指责虽然过于严厉,但是却的确有人在做着令人厌恶的事情:为了获得鱼鳍,每年都会有几千万条鲨鱼被围捕,并且鱼鳍被活生生地割下,随后又被重新放入大海;而一些原本不属于捕捞对象的鱼类被渔网网住之后,其命运就是等待死亡;一些海龟和信天翁等海鸟就由于被几公斤重的绳钩钩住,最终淹死在海里。 人类不应该因为对远海的一无所知,就对那里渐渐失去的生命熟视无睹。如果说黑鲔是陆地上的动物,它的美丽和矫健肯定会令看客们趋之若鹜,它的威严完全可以与百兽之王狮子相比。 可是很不幸,它天生就生活在海里。 高科技捕鱼船队 每年春夏时节,海水温度上升时,黑鲔就会集中在海面集体产卵。雌性黑鲔将银白色的腹部露在海面上,产下无数的卵子,雄性黑鲔也会同时射出精子。然后,它们在平静的海面激起波浪,直到精子和卵子完全融于海水当中为止。波翻浪涌的海面很快就会被在天空盘旋的飞机发现并通知捕鱼船队———本来是繁衍生命的行为,却成了严重威胁黑鲔生命的行为。 炎热的7月。在西班牙伊比萨岛以西的近海,6艘卷网渔船正在海面上寻找黑鲔群。卷网渔船又称为旋网渔船,它用网先把鱼群围住,再将鱼群赶往网底。在这些渔船的上方,3架飞机像饥饿的秃鹰一样,沿着蔚蓝色的海面搜索着鱼儿的影子。负责这一行动的是巴斯克人谢瓦·加拉斯·乌加尔迪。 如果这次围捕行动大获全胜的话,将会给加拉斯公司带来巨大利润。即使是只有200条小鱼的鱼群,养大后出口至日本都将获得500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315万元)的巨额利润。加拉斯公司的渔船捕到了鱼群,但是所见到的鱼群不可能全部占为己有。因为这时另外一个公司的渔船也已经靠近了他们的渔船,而且正把渔网撒向鱼群。就这样,两个公司的渔船得同时分享一个鱼群了。这可能就是所谓的“见者有份”的规则吧。正是这样不成文的规则,使得地中海中的黑鲔遭到大肆捕杀。 这一天,加拉斯的船队总共捕到了163条金枪鱼,平均重量达130公斤。接下来,他们要做的工作就是在数小时内将捕获的金枪鱼全部转移至养鱼槽里。巨大的养鱼槽直径达50米,由塑料制成的坚固框架将沉于海里的重重的渔网支撑开来。在此这前,养鱼槽中已经有1000条被捕获的金枪鱼。 虽然对地中海和大西洋东部海域每年允许的金枪鱼捕获量有明确的规定,但是许多商业捕鱼船队根本无视这一配额。所以,规定这一合理捕捞数量实际上是有名无实。专家警告说,大肆滥捕之势如果继续下去的话,今后金枪鱼资源将难逃枯竭命运。 地中海金枪鱼资源 金枪鱼资源曾经被多数人认为是取之不尽的渔业资源。每年春季,都有大量的黑鲔经过西班牙与摩纳哥之间的直布罗陀海峡,到地中海海域去产卵。渔民们长年累月地在地中海沿岸布置渔网,驱赶鱼群,并且采用一种独特的捕鱼方法:用搭钩刺穿金枪鱼的喉咙将其杀死。 正是这种捕鱼法,在19世纪后半期就将金枪鱼的捕获量提高至每年15000吨。这是一种既可以养活大多数渔民家庭,又不会威胁到金枪鱼资源的捕鱼方法。但是,今天只有为数不多的地方在使用这种落后的捕鱼方式。 大西洋和太平洋的金枪鱼和洄游至南太平洋和印度洋的南鲔,都是最高档的寿司原料。大西洋黑鲔的灾难开始于上世纪90年代后半期,那个时期,南鲔的实际生存数量比原来减少了6~12%。日本为了寻找新的金枪鱼资源,将下一个目标锁定在黑鲔数量仍然很多的地中海海域。 1996年,亚得里亚海域开设了首个金枪鱼养殖场。其养殖方法非常简单,将捕获的金枪鱼关在放置于沿海岸的养鱼槽内,给它们喂食富含脂肪的沙丁鱼。这种人工养殖方法又被称为“蓄养”。用这种方法养殖出来的金枪鱼富含脂肪,在日本非常畅销,而且价格也非常高。 在巨大利益的驱动之下,为了保证产自地中海的黑鲔供应稳定,出现了许多威胁金枪鱼资源的事件。地中海的金枪鱼数量比当初增加了3倍以上,但是捕鱼船的数量同样也增至1700艘。其中,有314艘为卷网渔船。更为恶劣的是,随着金枪鱼蓄养场的出现,欧盟以及各国政府无法正确把握金枪鱼的捕捞数量。由于渔网捕获的金枪鱼被人工养殖于设置在海岸边的养鱼槽内,在经过海上处理后,才会由运输船将其速冻,因此,难以掌握金枪鱼的实际库存数量。金枪鱼的经营正在走向暗箱操作。 金枪鱼蓄养场的增加,使得黑鲔无论是否成年都成为了捕捞对象。在克罗地亚,许多年幼的金枪鱼在被饲养了2~3年之后,还未成年就变成了盘中餐。在西班牙巴勒亚斯群岛,正处产卵期的雌性大金枪鱼也难逃噩运,4000万个鱼卵连同它们的母亲从这个残忍的世界消失了。正是这样的滥捕,造成了近10年来金枪鱼数量的骤减。 为了获取更多的利益,曾在欧洲近海区域进行黑鲔捕捞作业的渔业公司开始将触角伸向了它们从未涉足过的海域。鱼类资源尤其丰富的利比亚斯尔特湾成为了它们的新目标。6年前,当看到斯尔特湾的金枪鱼时,蓄养顾问罗伯特·米埃鲁戈·布列加吉说:“那些场面我以前从未见过。就像是地中海的金枪鱼水族馆一样,300公里的广大水域,都可以见到金枪鱼在游弋。 这里可以说是地球上金枪鱼赖以生存的最后乐园。”然而6年后的今天,乐园不再。 无法再生的资源 飞行员爱德瓦多·多马涅菲兹从2003年开始为法国和意大利的卷网渔船进行鱼群探查。然而今天,多马涅菲兹的心情却非常复杂:他喜欢从事这项报酬颇丰的工作,但在从事了3年这种海上飞行探查鱼群工作后,他对非法大肆捕捞金枪鱼的行为已经感到厌恶了:“只要发现了金枪鱼,它就无法逃脱。高科技装备让它们束手就擒。” 拥有家庭卷网船队的康西古利奥也在为此烦恼:“捕捞量不断增长,价格就变得便宜。但为了自己的利益,又不得不去捕捞更多的金枪鱼。这完全是恶性循环。” 也不知道这种无休止的恶性循环何时才能结束。不仅是黑鲔,对于鲨鱼、鳕鱼等众多鱼类来说,也会因被大肆捕杀而面临灭绝危险。无论是从生态学还是经济角度看,这种无异于自杀的行为应该尽快结束。专家们认为应该制定严格的措施保护面临危机的金枪鱼。 不过,比起任何措施来,根本改变人们的意识是首先要解决的问题。人类应该以同样的观点看待海洋生物和陆地上的野生动物。鱼类也是有必要受到保护的野生动物。地中海的黑鲔与阿拉斯加的棕熊和非洲的豹一样,都是无法再生的野生资源,如果不将它们保护起来的话,全世界鱼类资源的减少将走上一条不归路。

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今天说,地中海沿岸及在地中海捕鱼的国家达成协议,对地中海的鱼种采取一系列新的保护措施。

十博最佳体育平台 ,粮农组织说,在该组织地中海渔业总委员会刚刚结束的年会上,19个国家及欧洲共同体签署了一份旨在保护地中海鱼种的协议。协议内容之一是决定采取新型渔网。拖网渔网尾部的网眼形状将改变,以利未长大的小鱼逃生,使之得以成长、成熟、繁殖。

粮农组织说,这个协议的实施,将使绯鲤和无须鳕等鱼类受益。这些鱼类很受消费者欢迎,但却被粮农组织列为遭到过度捕捞的鱼种。

这次会议还就捕鱼船队捕捞能力的衡量标准及其对地中海共享鱼类数量影响的评估标准达成了协议,使地中海地区首次有了统一标准。粮农组织认为这是一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进展,有助于改善地中海渔业的全面管理。

一些国家在这次会议上还签署了最近由国际大西洋金枪鱼养护委员会通过的金枪鱼保护新规则,使签约国数量从42个增加到56个。

这套新规则包括从2007到2022年实施一个蓝鳍金枪鱼保护计划,对一些种类的渔轮实施6个月的休渔期,禁用飞机侦测鱼群,除特殊情况外不得捕捞30公斤以下的金枪鱼,改善金枪鱼捕捞的报告机制。

这套规则还规定,金枪鱼只能在指定港口卸载,相关国家政府有义务派员随船监督规则的实施情况,以减少和杜绝非法捕捞。粮农组织对地中海金枪鱼的分类是“耗竭”,意指这种鱼类数量已降到历史最低水平。

地中海渔业总委员会成员是:阿尔巴尼亚、阿尔及利亚、保加利亚、克罗地亚、塞浦路斯、欧共体、埃及、法国、希腊、以色列、 意大利、日本、黎巴嫩、利比亚、马耳他、摩纳哥、摩洛哥、罗马尼亚、斯洛文尼亚、塞尔维亚、西班牙、叙利亚、突尼斯和土耳其。